“我抱着廉洁之心参政” 赛沙迪指示报案

大马网MalayCN报    土著团结党麻坡区国会议员赛沙迪指示其办公室,针对一名男子冒充“麻坡区国会议员助理”,并对学校拨款抽取30%佣金事件,向警方投报,将此人绳之以法。
赛沙迪也是青年及体育部长。他今日发文告说,他自参政以来,皆抱着廉洁之心、绝不贪腐,无论何时何地,皆不会忘记这个原则。
他强调,他秉持廉洁政治原则,绝不会作出不当行为。
赛沙迪指出,尽管昨晚的报道,没有指名道姓是哪一位议员助理涉案,但因报道指涉案人为麻坡议员助理,已经等同指明他本人。
他建议媒体日后报道未经求证的事情前,可向他本人求证,主要是他非常活跃于WhatsApp通讯应用程式的媒体群组,对于媒体有问必答。
建议媒体先求证
“自称议员助理男子索佣30%”事件,昨日由麻坡县华小发展工委会主席陈大成揭发,他指接到好几所华小及1所独中董事部的投诉,即一名男子欲自2万令吉的桌椅拨款中,抽取30%佣金,他即马上致电向有关议员及州议员反映,要求正视该问题。
此事件也爆出一些学校为免节外生枝,已签署文件接受器材了事,大家也都认为此男子是议员助理,欲从中受惠而主动要求抽佣。
张念群:涉案者冒充议员助理
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,她已联系麻坡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陈大成,了解到“拨款被抽佣30%”事件,涉案者是冒充议员助理,并不是该选区的议员助理。
“我获得相关讯息后,已经马上告知有关学校和单位向反贪污委员会举报。”
张念群周四早上,针对“议员选区拨款给学校遭抽佣一事”发文告说,这事件是针对议员的选区拨款,而非教育部或财政部给予学校的维修特别拨款。
她补充,教育部和财政部在2018年12月发放的特别拨款,是通过电子转帐系统(e-Vendor),全数直接进入学校或董事部户头,因此不可能出现有如前朝政府时期,有人抽佣或干捞的行径。
“倘若有人对政府拨款要求回扣、抽佣或干捞,特别是给予学校的拨款,校方或相关单位必须挺身而出,勇敢向反贪会举报,并将涉案人物绳之于法,否则将会姑息养奸。”
张念群认为,针对有心人士冒充议员助理,学校也须再三与相关选区的议员或其他助理求证,甚至是社区的社团领袖取得正确联络,才不会让他们有机可图。
“新政府秉持廉洁至上精神,绝对不会纵容任何人士对学校拨款从中得利,反贪反腐,人人有责。”
陈大成:通知2校举报
麻坡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陈大成受询时证实,他已通知两所学校去反贪会举报,以有效解决华小拨款遭抽佣30%事件。
他说,自此事爆发后,他便接到教育部指示,联同涉及的学校董家教成员到反贪会投报,以便全面解决此事件。
县长:他是供应商代表
麻坡县长哈菲兹指出,麻坡华小拨款遭抽佣30%一事,经过县署调查,涉案者其实是县署委任的供应商代表,这事件实为供应商及接受拨款者之间产生的误解。
他周四针对麻坡华小拨款遭抽佣30%事件发文告说,上述拨款由麻坡区国会议员从柔州发展办公室(PPPNJ),拨给学校的拨款,该拨款获得批准后,交给成为拨款执行机构的麻坡县署。过后,麻坡县署委任供应商展开拨款工作,供应商协助校方接受到获批数额的设备用品。
哈菲兹补充,事实上,该名代表其实是县署委任的供应商,而被委任的供应商与校方在商讨所需设备时,校方误以为此名代表,是来自国会议员办公室。
“其实,上述事件无关国会议员办公室及麻坡县署,这事件是双方同意下,依据程序购买物品,甫照支配好利润给对方。”
哈菲兹说,当时,校方与供应商代表谈话并不顺利,若依照校方的要求,他们无法得到利润,主要是校方要求的物品款项,高过原本定的拨款,供应商不愿提供物品。
林吉祥:根除前朝腐败作风
行动党依斯干达布蒂里区国会议员林吉祥认为,将学校拨款作为政治手段是一种腐败行为,绝不被希盟允许,更属于过去国阵时代的作风,必须被揭露及根除。
他发文告说,涉及人士必须依法接受惩罚,若有任何政治职务者,必须被解雇。
“这种腐败行为不被容忍,犯下这种腐败行为者,无论他们来自哪个希望联盟成员党,都必须不留情面受到对付。”
黄益豪:不允许议员助理索佣金
行动党文打烟区州议员黄益豪强调,希盟政府绝不允许议员助理,向已获选区拨款的学校或机构,索取佣金。
“倘若有人发现领取国州议员拨款前,必须支付相关数目的佣金,可立即向有关国州议员求证,以免拨款货不对办情况发生。”
黄益豪认为,若调查后发现任何舞弊案件,涉及者必须受到严惩,希盟政府不可包庇及允许类似事件发生
他也建议,政府应检讨现有的整个拨款制度,以更具透明的机制,同时系统化的监督,确保款项在分毫未减下,直接交到受惠单位手中,并由受惠单位自行采购有关物品或设备。
黄俊历促县署重整承包商
行动党东甲区州议员黄俊历吁请麻坡县署,重新整顿承包商,以杜绝抽佣等舞弊行为。
他解释,州议员代为学校或社团申请的建设拨款,一般上由州务大臣批准后,拨款给各区县署,再由县署找寻承包商到各校估价,并不会直接取得现金。
黄俊历指出,国会议员代社团和学校申请的拨款,除了以上的情况外,也有另一种拨款方式,即由首相署拨款项给各区县署,再由县署取得受惠单位的银行账号,直接汇款入户头。
他说,麻坡华小拨款遭抽佣30%情况,其实是购买桌椅用途,不会有现金往来问题。
黄俊历补充,发生抽佣情况,很大可能就是负责商家卖“贵桌椅”,欲从中牟利。
他希望不再发生此事件,廉洁行为从小做起,也就是从地方政府做起,再扩大到中央与全民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MalayCN大马网 » “我抱着廉洁之心参政” 赛沙迪指示报案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